您当前位置: 文学 > 正文
湖畔即景
[ 江川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1-28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□  张粉棠

冬天,星云湖南岸湿地的垂柳树叶早已凋零,光秃秃的枝条在风中轻轻摇摆,杂居其间的杨柳仍然泛着绿意,西南岸的水杉树经过风吹日晒、雨露冰霜变成了铁锈色,湿地里茂密的芦苇相互依偎摇曳在寒池中,显得十分坚韧。苇草失去了昔日的风华,被寒风吹得微微俯着身躯,薏苡(俗称“数数果”)、美人蕉和别的蒲草渐次呈现焦枯。

星云湖素有“天然养殖场”的美誉,湖里有大头鱼、鲢鱼、白鱼、鲫鱼、银鱼、鲶鱼等鱼类。自古以来,江川沿湖村民有冬季开湖捕鱼的习俗,开渔前素有“祭海”的传统。

冬天是星云湖最热闹的时节。入冬后,鸥鹭共舞,人们纷纷带着小孩前来湖畔观看红嘴鸥,为萧瑟的冬天增添了几分热闹。每年12月25日开渔节,吸引了众多游客到江川观看捕鱼,品尝江川鱼宴美味。为期一个月的捕鱼季,总想把美好的光景收留在时间的记忆里,我无数次徜徉湖畔,静观湖上的渔船和逶迤的湖湾。

2018年12月25日,星云湖开渔仪式在前卫镇三家村龚河头举行。黎明时分,沿湖村庄的渔船齐聚龚河头,停泊在湖岸。上午八点,禁湖一年的星云湖准时向渔民开放,就在朝阳从东山顶升起时,红彤彤的朝霞洒在湖面,随着发令的信号枪响起,打破了晨光中的寂静,唤醒了沉睡一夜的星云湖。瞬间,蓄势待发的618条渔船仿佛离弦的箭奋力划向湖中,呈现出千舟竞发、百舸争流的壮观场景,场面引人惊叹。此时此刻,呐喊助威声、腰鼓声响彻四野。

开渔节这天清晨,为了一睹星云湖开湖捕鱼的壮观场景,我在日出前步行到湖滨公园。湖面和远山笼罩在薄薄的雾气中,碎银一样薄薄的冰霜覆盖在枯草上,只见眺望开湖捕鱼盛况的人群伫立在南岸湖堤,目光一律瞄向茫茫的水域,直到九点我返回时才看见遥远的湖面上,渔船漂浮在烟波浩渺的湖里,渔船朦朦胧胧、缥缥缈缈。随后的几天里,我被星云湖的意境魅力所陶醉,总是在天际镶上一道曼妙的彩霞之前来到星云湖,守候在湖畔,看天光水影,遐想聪慧的古滇先民,择水而居,追寻古老民族铸造铜器、铁器的叮当声、捕鱼的吆喝声和湖畔田园躬耕劳作的身影。

12月26日,我六点半钟出城,沿着抚仙路快速步行,西天月亮的清辉洒在身上,人影跟随我移动,前后空无一人,直到东边天际现出一抹彩云,我的人影才变淡、消失。渐渐地,远山的轮廓清晰可见。当我匆匆踏上第一座木拱桥时,一行白鹭轻捷无声地从星云湖越过湿地上空向南飞去,我目送这群白色的精灵消失在远方。日出前,漫天彩霞,我在公园东边的湖滨带眺望波光粼粼的湖面,一群白鹭舞动轻盈的身姿振翅飞翔,掠过我头顶的上空,沿着朝霞向湖的东南飞去。

海鸥盘旋在湖面上空,时而跌落在湖水中,轻轻游弋,时而荡起一圈圈涟漪后急速起飞,忽而盘旋在渔夫的船头,忽而发出一声声“嘎嘎嘎”的尖叫,小鸟“啁啾啁啾”在山下翩飞,整个湖面呈现出欢乐祥和的氛围。八点时分,太阳冉冉升起,不久天空由瑰丽的梦幻色彩渐渐变成淡蓝色,湖光山色与天光水影交相辉映。返回途经南岸湖堤时,鱼市渐渐热闹起来,讨价还价声不绝于耳,随处可见白鲢鱼、小白鱼、鲫鱼、鲤鱼和黄辣丁。

以后的几天里,我每天早晨都会带上望远镜到星云湖观看捕鱼,瞭望渔船,清数渔船,最多的时候有150多条,因为望远镜禁忌望太阳,我只好放弃清数东边的渔船。在湖堤上常遇到一男子张开双臂面对湖面呼喊“嗬嗬……嗬嗬”,声音回荡在湖面,显得十分空灵。

12月30日早晨,一夜冬雨后,我又到星云湖观看寒风中捕鱼的景致,沿途粉红色的冬樱花瓣被雨水打落在地上,不禁心生怜悯。湖面上仅荡漾着几条渔船,灰蒙蒙的天空倒扣在湖面上,海鸥在湖水的波峰浪谷间涤荡,忽而低飞盘旋。面对浪潮,想必海鸥应该是惊悸的。不远处有两个头戴斗笠、身穿浅色雨衣的渔民划着小舟在捕鱼,只见他们忽而双手左右划桨,发出“扑通扑通”的响声,水花四溅,诱惑水下的鱼儿上网,忽而撒网,忽而收网,只见近岸的渔夫从网上捡起一条大鲫鱼放入箩筐里,鱼儿在筐里跳跃着。由于天气十分阴冷,南岸湖堤的鱼市也冷清下来。

每年开渔节期间,城区的街道上,冬樱花盛开,一树树冬樱花像蔓延着红霞一般,仿佛飘浮在空中的团团彩云,令路人迷醉。我与星云湖结下了不解之缘,星云湖仿佛在召唤着我,总想亲近她,扑入她的怀抱。清晨,凝聚在叶片上的露水滴落在湖畔的人行道上,留下一个个硬币大的印记,我伸手轻轻触摸湿漉漉的芦苇叶,感觉冰冷异常;黄昏,守望鸟儿归巢,看白鹭消失在暮霭中;夜晚,黑夜的帐幕笼罩大地,湖面上渔火点点,清寒的星星在深邃的夜空闪烁。

编辑:陈荟吉
分享到:
相关链接